是繁芜不是杂草

杂食但不是什么都吃
手残,懒癌,间歇性发病
虽然我墙头多,但是我本命少啊
头像是自己瞎几把画的

叶神生日快乐!!!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第二发,正式生贺在上一条……话说会有人去翻?)
(*原图是炎铃大大

  #2017.5.29.叶修20岁生日快乐#
——“你刻的图案是什么?”
——“把它们加起来,叫叶修。”
        从嘉世王朝,到草根兴欣;从斗神一叶之秋,到散人君莫笑。
        十年荣耀征途,走过的这些路,可远远不只一条街的距离。
        叶修这个人哪,他其实超——级——好!www
       他似乎总是以漫不经心的姿态扛下太多压力和责任。在嘉世是这样,在兴欣是这样,面对外界不公的舆论和粉丝的不理解也只是一笑了之。原著从来没有刻意描述过什么背后的心酸,但是总有触动人心的小细节,就象动画中,叶修经过游戏中的各种威风八面所向披靡之后,回到那个小杂物间里倒头就睡,那个镜头真的看得我眼泪都要飙出来……叶神他也会累啊。
        前段时间有条微博说叶修为什么要接受退役的无理要求呢?可以通过某某法律某某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引起各方法学大神分析以及各种2333333。不过如果除去虫爹法盲(???)以及剧情需要的原因,我觉得叶修在那时也不会对嘉世用出那条微博评论里的方法——因为那是嘉世啊,叶修带着热血和信仰奋斗了八个赛季的地方。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可以说叶修最好的年华都在嘉世,叶修对嘉世的爱绝对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少。所以后来挑战赛无可避免地嘉世对上兴欣,到后来嘉世落败挂牌出售,他说,嘉世不会倒。
  叶修带着君莫笑和兴欣的回归开启了联盟的新时代,但是嘉世“叶秋”和斗神一叶之秋的时代也永远不会过去。
  总有人说叶修嘲讽脸T拉仇恨荣耀第一boss,但我看到过一个形容,说他“强大而温柔”。对于这个概括我只能疯狂点头说对对对就是这样。
  他强大。他以一杆却邪打下三连冠,创下嘉世王朝。他是精通荣耀所有职业,被称为荣耀教科书,他被称为“叶神”。他被战队抛弃时也依然保持着骄傲,从来没有露出过真正狼狈的样子。他离开前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然后他从零带起了兴欣,所有人因他聚集到一起,兴欣从未梦开始的地方。他十年荣耀,拿了四个总冠军。他后来当上国家队领队,带领这那些曾是对手队友的同样强大的他们,走向世界,共同攀登荣耀巅峰。他创下过辉煌跌落过低谷,走过雪雨风霜,扛起一切从不抱怨。他可以放下一切从头再来,可以十年如一日不改初心。
  他温柔。他记得陈果说过想要叶秋苏沐橙的签名,在圣诞夜当成礼物送给她。他对当时身在微草不起眼而迷茫的乔一帆说:“你也是职业选手。”建议一帆换个更适合他特点的阵鬼。他会为了让莫凡融入团队通过各种方法刺激莫凡,打boss下副本留出让他融入的空当,提示着团队的重要性。他在安文逸面对轮回的战术忽视陷入自我质疑时以一个奇葩的“稻草和大闸蟹捆绑在一起卖出的就是大闸蟹的价”的比喻让安文逸走出心理障碍。他看到全明星赛上王杰希故意输给高英杰以树立后辈信心时,从观众席上站起鼓掌。他是嘲讽没错,但他的嘲讽多数是垃圾话,剩下的部分虽然不好听但都是赤裸裸的事实。而他的垃圾话也都拿捏着合适的度,不会触及他人的底线,他私下调侃过很多职业选手,但是从来没有在媒体或者公共场合面前给他们难堪下不来台。
  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对自己热爱的倾注了很多热情,这显得他对一些东西不太上心。懂得的人知道他是无所谓的态度,而不懂的人容易误解成不屑,这导致了刘皓陈夜辉等人的仇视。叶修有自己的态度和坚持和骄傲,所以他和陶轩不是一路人。
  叶修,叶修,叶修。
  我想不出什么华丽的词汇来赞美他,因为他那么好那么好,所以我那么喜欢这样一个人。
  就象文中所写。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多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叶修,没有错过这个关于热血关于荣耀的故事。
  在全职的结尾,苏沐橙问成为国家队领队的叶修:
  “继续吗?”
  他说。
  “当然。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那么,在我喜欢了叶修那么久以后。
  ——继续吗?
  ——当然,我可是真爱粉,你以为呢?
  
  
  叶修!我们的叶神!生日快乐!!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苏沐秋

他不活在谁的荣耀里,他有自己的荣耀。

他应该被记住的是他的好,而不是他的死。

纵然遗憾,但是我喜欢他从来没有觉得过哪里委屈,他也不需要卖什么“早逝”的可怜。我喜欢他我怀念他,但是想起他我不会哭。

苏沐秋就是苏沐秋,他就在那里。

试着挑战比较复杂的章子。。。刻完感觉元气大伤……但是很有满足感!
虽然还是渣留白。。。但是好歹有点进步了嘛www
图来自百度,如果有人看到的话求告知原图太太是谁???超喜欢这个画风,我要粉她x

一个私设。。。
假设沐橙在嘉世时期和云秀为赞助商茗乾绿做了代言hhh
假装这个是海报(哪有那么简陋的海报x
那个……茗乾绿被愚蠢的我误记成乾茗绿了,所以强行把它们剪了出来重新排列,请原谅我高达50的智商(。
P2是沐橙脸部特写吧?云秀眼睛没画好就不放了,对云秀说声抱歉。
P3是随便用QQ上那个自带的滤镜,虽然毁细节但是效果乍一看好像还不错,于是也放上来了(。

入章坑第一天,处女章献给全职

第一次刻章,然后发现了教程里的一刀成型离我太远了……自己刻出来的线条又不流畅又不均匀,留白还又糙又难看……

不过会努力的!

以后大概会成为黑历史哈哈哈

直与弯

一个小段子

逢山鬼泣凑到了鬼刻面前,一脸神秘地说:“阿刻我跟你说,刚才鬼灯萤火告诉我一个秘密。”

“你说。”鬼刻擦拭着红莲天舞,头也不抬。

“夜雨声烦那么烦是因为他的主人黄少天是个话痨!”

“……这也算秘密?”

“不,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夜雨声烦等人的存在可以充分说明一个定理,就是卡随主人性。但是阿刻你发现没有!我们是例外!”

鬼刻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起自己主人吐槽过李轩挺傻的,于是摇了摇头:“不觉得例外。”

逢山鬼泣显得很激动:“可是你看,我们俩那么直,我们的主人却是弯的!”

“……”

一个剧毒的脑洞

关于埃蒙和碳烤蛆蚓不得不说的故事(误)
OOC!!OOC!!剧毒慎入
脑洞有毒,作者有病,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OK,瞎BB完了,let's go!


  
  
  1.[埃蒙]
  
  下雨了。

  埃蒙没有去看天空,他一手握着沉重的巨剑,另一只手按压着不断往外渗血的腹部,因为太过用力手背青筋暴起。
  
  雨水会冲刷掉他这一路留下的痕迹,那家伙应该追不上来,但雨水会带走更多的体温,这对于神力几近枯竭的埃蒙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必须赶紧离开,最好能找到个躲雨的地方,他的伤势有些严重,在这种情况下持续失血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埃蒙很少会落到这么狼狈的地步,一是因为他的战斗力,二是因为自身性格中的谨慎和野兽般的直觉。这次可以说是阴沟翻船,谁能想到一个普通D级任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万幸,埃蒙找到了一个狭窄低矮的山洞,高大的佣兵矮身将自己塞进去后手脚都有些放不开。
  
  稍微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可以确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再突然蹿出来。巨剑砍倒了几丛在山体遮蔽下没淋到雨的灌木,然后在身上翻找了一会,拿出格洛莉娅前段时间送他的取火器——之前他觉得这玩意给身为能力者的他显得鸡肋,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熟练地将火生起,火焰带来的温度让埃蒙的脸色看起来稍微好了一点,他准备把衣服烘干后撕成布条用来包扎伤口,失血过多导致的眩晕让埃蒙皱起眉头。
  
  除此之外……他大概需要一点食物。现在没有沙华宝石可以补充将近枯竭的神力,而体力的流失使手脚有些脱力,他需要一些食物补充一下能量。
  
  可是没有。这里荒郊野岭的,如果是在平时,拥有强大野外生存能力和经验的埃蒙可以直接去捕猎,而现在情况特殊……
  
  “埃蒙。”
  
  埃蒙突然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红发佣兵立刻警惕起来,那声音不知从何而来,附近也没有任何具有威胁的危险气息,他几乎要以为刚才只是幻听的时候,那声音再次传来。
  
  “埃蒙先生,请您……吃了我。”
  
  ??????!!!!!
  
  饶是埃蒙心理素质过硬还是免不了懵了一瞬。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许久,最终看到了一条……蛆蚓?
  
  
  2.[蛆蚓]
  
  蛆蚓抑制住自己澎湃的内心。
  
  面前的那名佣兵,他是埃蒙•J啊!传说中的J神!战无不胜的J神怎么能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必须要救他!
  
  蛆蚓这么想着,却忽然悲伤了起来。它只是一只小小的蛆蚓啊,根本无法帮到他分毫。
  
  ……不,或许可以的。
  
  蛆蚓再小也是块肉。如果让J神吃了自己,大概也多少可以恢复一点体力吧,而它只是一条小小的蛆蚓能在自己短暂的生命中帮助到J神,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如果J神离开后,某天会回想起这样一段往事,记得有条蛆蚓救过他,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J神,吃了我吧。”蛆蚓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勇敢地站了出来,“我愿如飞蛾扑火般扑向这炙热的火炭,我愿为您奉上我渺小的生命。请让我,与您融为一体……”
  
  埃蒙心情复杂地看着蛆蚓,一向果决的佣兵一时间也愣在当场。许久之后,埃蒙动了动干涩的唇,道:
  
  “……阿黄,埃蒙哥哥来了。”
  
  !!!!!!!!!!!!!!!!!!!!!!!!!!!!!!!!!!!!!!
  
  
  3.[时间倒回5分钟前]
  
  格洛莉娅拉着埃蒙来时之歌给蛋蛋进行一下例行的检查维修,遇到正在吃午餐的弥幽和阿黄,格洛莉娅就和他们一起聊了起来,埃蒙则到后厨那里去找普朗大师交流关于料理的事情。后来不知怎么的格洛莉娅她们的话题就转到了埃蒙身上。
  
  “埃蒙哥哥的料理,好吃。”弥幽说。
  
  “小弥幽!那家伙的东西你可不能乱吃,谁知道他是用什么东西做的?简直黑暗料理啊!万一吃出人命怎么办?你看他那道什么菜……碳烤蛆蚓……呕……”阿黄表示心有余悸。
  
  “……”弥幽没理阿黄,转头问格洛莉娅,:“格洛莉娅姐姐,埃蒙哥哥是自己研制出碳烤蛆蚓这道菜的?”
  
  格洛莉娅歪头想了想,笑着说:“其实这不是埃蒙研制的,好像是我让他去帮我找一种材料,然后他还不放过任何工作时间,顺手在佣兵工会接了个刚好顺路普通的D级任务,做任务的过程中他救了某个老大爷,碳烤蛆蚓就是那位老大爷教他的。”
  
  “原来是这样。”弥幽点点头。
  
  “不不不……”阿黄高深莫测地摇摇头,“故事怎么可以这么简单?竟然没有任何转折和高潮起伏?读者是不会喜欢的……要我看来,埃蒙和蛆蚓的渊源一点是这样的……”
  
  于是阿黄开启脑洞给弥幽和格洛莉娅讲了一个埃蒙和蛆蚓之间的故事。
  
  于是我们看到了开头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4.[插叙完毕]
  
  弥幽的一声提醒打断了阿黄狂奔的脑洞,阿黄僵硬地转身,看到了背后脸色阴沉的埃蒙端着一盘碳烤蛆蚓。
  
  Emon  is  watching  you.
  
  旁边格洛莉娅笑得直不起腰。
  
  阿黄此刻内心只有一个大写的卧槽。
  
  ……他听到了多少?不会全听到了吧……万一什么都没听到呢?话说为什么时之歌里会有碳烤蛆蚓?!普朗大师难道也沦陷了???
  
  在阿黄惊恐的目光中,红发佣兵从盘子里拿起一串碳烤蛆蚓,伸到阿黄面前,那么霸道又让人无法拒绝(误)。
  
  埃蒙言简意赅:“吃!”
  
  阿黄:不——要——啊——
     
       END




—————————————————
      这个几乎可以算是一年前的脑洞了……想了想我还是把它写了出来,其实最初是怎么样的已经记不太清了orz,只记得当初是和基友走回宿舍的路上开的脑洞,然后一起笑成傻逼hhhhh
      印象中记得基友说了:吃下去之后还是要拉出来的,埃蒙和蛆蚓还是终究只能分离(大意)
      wodema真是太虐了好一出大戏(bu
      我写这篇的时候经历了“埃蒙身中剧毒只能靠蛆蚓解毒”“J家的祖传手艺碳烤蛆蚓是因为他们家族的诅咒需要吃蛆蚓才能活下去”“蛆蚓成精在竞技场与埃蒙大战三百回合最终死在埃蒙手上现出原型,死前最后的心愿是让最可敬的对手埃蒙吃了他”……这些狗血的脑洞。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比较正常也比较好写(够了!)的一种……对,就是上面你们看到的这玩意……
      就是这样吧。放假了出来浪一下,放个毒就跑,诶嘿嘿。
     
  
  
  
   
  
  
  

手残。就是作个死(。
大概是伞修……的自拍(大雾)
自拍出来后
苏沐秋:卧槽心机叶你居然又歪头又往后靠就为显脸小???
叶修:哥这是为你考虑,这不是怕我露正脸太帅遮挡住你所有的光华?
苏沐秋:……不行我们再拍一张,这次你正脸出境。
叶修:诶呀boss刷新了快快快抢!!!(转移话题)
—————————
(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