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繁芜不是杂草

成分复杂(。
主全职,偶尔会混进一些别的什么吧(大概
杂食但不是什么都吃,只要好吃基本都会接受安利,萌点有时比较清奇。
伞修伞是心头白月光朱砂痣,苏沐秋是让人想起就想微笑的人,有点吵闹有点心脏,不单纯但他很酷w
方王双鬼周江昊翔林方双花韩张邱乔
全职的bg基本都可以吃w
五期七期可爱炸!
原著向友情向最好磕了
对攻受没有执念,偏爱强强接受无差
这里是没有什么质量的乱写乱画,感谢有人喜欢w


繁芜的意思是看着不行但可以开出花(笑)

一个草稿叶
一个气质忧郁的叶(啥。

翻出了以前的旧图,以前是看半道英雄就很喜欢无罪太太的私设,所以当时画的时候也用了伞哥脸这个设定。
……王不是不是有点嘲讽了?

[账号卡]什么花和什么花

  *原著向,浅花迷人视角
  *OOC
  *画风比较谜
  *私设如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唱了起来)
  
  
  
  
  
  
  
  
  1.
  
  百花缭乱,荣耀第一弹药专家,以炫丽多变的打法著称,深不可测。
  长相英俊,有能力有担当,本年度“最想嫁的职业级账号卡”前五。原操作者张佳乐退役后状态略有低迷,正是需要鼓励与安慰的时候,各位少年少女们~不要吝惜你的体贴与爱,就可能俘获他的心哦~
  —————《鬼灯夜话第233期》
  
  
  2.
  
  浅花迷人现在有点儿懵逼,因为传说中的弹药专家此时就站在他面前。左手手雷,右手猎寻,气势汹汹,来者不善……旁边站了个霸气十足的狂剑,落花狼藉。
  什么情况?
  
  
  3.
  
  百花缭乱盯着浅花迷人。
  浅花迷人瞪着百花缭乱。
  敌不动,我不动。
  最终百花缭乱先发制人——
  
  
  4.
  “此路是我开,此花是我栽!要想从此过,交出张佳乐!”
  浅花迷人:“……”
  浅花迷人受到了震慑。
  幸好这附近没别人,这人设崩的,传出去非得从《鬼灯夜话》的排行榜掉出来。
  俗话说,敌不动,我不动。如果敌人突然疯狂地乱动,应如何抵挡攻势?在线等,挺急的。
  
  
  5.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百花缭乱的内心是挣扎过的。要去见一见前操作者现在的卡,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呢?
  是要走邪魅狷狂路线,说小样儿,还不见过你百花爷爷!还是走温情暖心路线,说你我同为弹药专家,现在你是张佳乐的卡了,哥罩着你在神之领域横着走。或者是狗血八点档路线,说你死心吧,即使你现在得到了张佳乐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
  所以说,百花缭乱是个深不可测的弹药啊。
  
  
  6.
  事实证明,如果两个人真是一路的,开场白其实并不重要。
  被开场震慑到沉默良久的浅花迷人突然说话了:“霸气侧漏!”
  “你很有眼光!”百花缭乱非常高兴:“张佳乐交给你这么有眼光的人我就放心了!”
  围观的吃瓜狂剑落花狼藉:???
  发生了什么?
  
  
  7.
  两个弹药以诡异的百花式脑回路连接上了对方的频道,并迅速建立了坚不可摧的友谊。至于如何建立的这里作者不写并不是因为编不出而是因为这是和百花式打法一样高深莫测的留白手法(啥?)。
  让我们引用一下名人名言。
  “百花缭乱和浅花迷人进行了一场严肃的对话。”——不愿透露姓名的狂剑士
  
  8.
  总之这是一场历史性的会面。因为两个聊得十分投机的弹药决定就地结拜。
  “我!百花缭乱!”
  “我!浅花迷人!”
  “今日在此结为异姓兄弟……哎等等我俩不同姓吗?”
  “你姓百我姓浅……?”
  “不是都姓花吗?”
  “照那么说落花狼藉也??”
  两个弹药一起看向狂剑士。
  “来学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吗?”
  “不。”落花狼藉实力拒绝。
  
  
  9.
  最终结拜不了了之。用百花缭乱的话讲,结拜那么严肃的事情,不可以草率,至少把词儿捋顺之后再说吧,情况允许的话拉石不转来主持一下场面。落花狼藉不解结拜又不是结婚为什么要找牧师。
  但是为了惋惜这次失败的结义,为了庆祝这份难得的友谊,百花缭乱和浅花迷人用绿林好汉的方式干掉了一瓶蓝,然后开心地放起了烟花。
  
  
  10.
  百花缭乱平时忙得很,张佳乐退役后他忙着跟新操作者邹远磨合,所以他们平时一起搞事的时间不多。偶尔他们会聊一聊各种事情,浅花迷人偶尔可以听到百花缭乱说说以前或者现在的事情。
  有天百花缭乱突然用一种老妈子似的语气感慨,邹远很努力啊也有天分,但是张佳乐的风格不适合他,强行模仿吃力不讨好,走自己的路线才好。
  “其实这些话我挺想告诉他,但是他听不到,他们都听不到。”
  百花缭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看着天空,浅花迷人在他眼里看到了夜色。
  
  
  11.
  后来落花狼藉也忙起来了,但可以看出他很高兴。
  百花缭乱也很高兴。
  
  
  12.
  浅花迷人也很忙的。刷副本抢boss竞技场……几乎一刻闲不下来,但他倒是精神满满。有时会在闲下来的间隙吐槽一下职业选手都不休息的吗?百花缭乱落花狼藉忙情有可原,张佳乐都退役了还这么拼啊。
  ——今天抢了几个boss?
  
  
  13.
  浅花迷人忙碌的间隙偶然认识了一个狂剑士,名字是再睡一夏。据说他的操作者也是个退役的职业选手,还是以前张佳乐的搭档孙哲平。
  知道这层关系后浅花迷人当机立断把再睡一夏拉到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面前。
  落花狼藉和他碰了下拳,没有多说什么。而百花缭乱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再睡一夏。
  
  
  14.
  “你为什么不姓花?!!!”
  百花缭乱痛心疾首。
  “可是你们也没有一个是姓花的好吗?!”
  
  
  15.
  似乎忘了说,偶然认识再睡一夏的只是浅花迷人,张佳乐上线时间非常不巧地一次都没见过这个狂剑。浅花迷人认为这是由于张佳乐运气太背。
  “别把什么都归结为运气。”再睡一夏说,“总会遇到的。”
  浅花迷人点头,过了几秒他突然说:“据说孙哲平风格十分豪迈。我没见过不知道,你们平时是不是一刀砍一个,跟砍白菜似的那种?”
  “我是狂剑又不是屠夫。”再睡一夏无语。
  “也是。”浅花迷人一脸你言之有理,“毕竟没有哪个屠夫是砍白菜的。”
  “……”
  
  
  16.
  过了一段时间,张佳乐还是没有见到再睡一夏,倒是先见到了另外两个外表平凡无奇的账号卡。
  一个拳法家一个牧师。
  
  
  17.
  不久之后,浅花迷人头顶的工会名称变成了霸气雄图。
  在下次和百花缭乱见面的时候,浅花迷人发现百花缭乱的公会名称也和自己一样。
  落花狼藉带来了个叫花繁似锦的小弹药。
  
  
  18.
  “很好!”百花缭乱双手按上花繁似锦的肩膀,露出欣慰的表情,“我们终于有个真姓花的了。”
  花繁似锦:???
  “加油。”百花缭乱说。
  
  
  19.
  你有没有过一种感觉,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很忙,只有你闲着无所事事。
  浅花迷人现在就是这种感觉,闲得浅花都要长出杂草了。
  再睡一夏不知道在忙什么,但其他人是在准备职业联赛。浅花迷人其实不是很理解那个职业联赛到底有多好,看起来挺精彩的,普通账号卡把职业级当成偶像崇拜,职业级的年复一年进行征战。
  神级账号卡们斗智斗勇,奋不顾身,为了最高的荣耀而战。浅花迷人觉得听起来像是古老神话里诸神的圣战,但是似乎又哪里不一样。
  
  
  20.
  职业联赛到底有多好呢?
  浅花迷人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切实际的荒诞想法。
  还蛮想体验一把的。
  
  
  21.
  他体验到了。
  第九赛季的夏休期绝对是浅花迷人最接近那个“圣战”的时候,对手全都非同小可,他在烟火光影的掩护下穿梭人群之间,仿佛感觉到整颗心脏都为之兴奋地震颤。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悲伤穿透屏幕和耳膜,浅花迷人的动作卡顿了几秒,而后抬手射出决绝的一枪。
  浅花迷人可以感受到张佳乐的不舍,也更能感受到他此刻无法被动摇的坚定,于是他的动作愈发果断,准确地配合每个动作指令。但面临百花众人的合力攻击,浅花迷人的招架渐趋狼狈。
  人群中观望许久的狂剑士突然暴起,他举着剑气凛然的沉重巨剑,将腹背受敌的弹药专家护在身后。
  狂剑士再睡一夏,弹药专家浅花迷人。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这一刻浅花迷人突然懂了自己那个问题的答案。
  
  
  22.
  “妈耶!!老子帅炸!!帅瞎眼!!!”
  
  
  23.
  浅花迷人在那一战后仍然兴奋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直到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的身份暴露了。
  在账号卡里倒是没什么,因为账号卡们喜欢崇拜的是职业级的卡,职业选手的小号也不少,浅花迷人不足为奇。但是作为职业选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张佳乐肯定不会再用这个号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不会。
  再睡一夏也暴露了。浅花迷人想。但是那家伙好像也要往职业圈去了,上次的繁花血景之后,他居然直接倒戈到叶秋那边去了。
  浅花迷人就很气,也不知道是气再睡一夏的倒戈还是他也往职业圈去了。
  浅花迷人郁闷得顺手扔出了个手雷——反应过来似乎不太好,但想想反正这荒郊野岭的伤不到人就释然了。
  ——等等好像伤到了?
  
  
  24.
  “妈蛋啊!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爱护环境的吗!没事乱扔手雷玩?!”一个衣着朴素的神枪用飞枪倒飞出来,看见浅花迷人后有点惊讶,“诶,浅花迷人?”
  “你认识我?”
  “啊你最近比较出名。”神枪手把手中两把小破枪收起来,伸出右手,“认识一下,我叫秋木苏。”
  
  
  25.
  “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要加入我们的组织以前创业吗?”
  浅花迷人:“……”
  这家伙别是给炸傻了吧。
  
  
  26.
  荣耀这个游戏很火。每年来玩的新人很多,因为各种原因弃游的人也不少。一开始那些无主的账号卡就是无所事事地到处游荡,后来这样的卡多了引起了一些乱子(俗称bug),系统要把他们统一回收清空数据重置成另一张卡,去服务下一个主人。
  但秋木苏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同系统达成一个什么协议,他把不愿被回收的卡集中起来成为一个组织,为系统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例如地图维修,发布玩家任务,还有类似圣诞小偷那种大型活动中人手不够(?)时凑个人头跑跑龙套什么的。以这样的形式保留下原有的数据(或者说记忆)在荣耀这个世界继续生活着。
  但其实留下的卡不算多,毕竟操作者都放弃了他们,有的做了一段时间枯燥的工作后想通了就主动去回收重置了。从始至终一直留着的也就寥寥几个,秋木苏算一个。
  浅花迷人挺完介绍,评价道:“还挺牛逼。运行机制是像佣兵工会那种吗?主动接任务领酬金?哪部小说学的啊你。”
  “不是佣兵。”秋木苏微笑,“别脑补太多了,你们顶多算农民工,哪家佣兵搬砖修路跑龙套啊?”
      “哦”浅花迷人冷漠,“所以你是包工头吗?”
  
  
  27.
  浅花迷人最后还是加入了这个农民工组织,工作不算难但是比较繁琐枯燥,偶尔会有十分想打人的时候。比如他负责维护的副本地图进了兴欣那伙人的时候。
  所以他看着百花缭乱和霸图栽在拆迁流手里的时候心里别提多气了。
  
  
  28.
  浅花迷人跟着秋木苏一场不落地看职业联赛,在每一次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时喊一声加油。
  纵使惜败,亦是荣耀。
  
  
  29.
  百花缭乱要去参加世邀赛了。
  夏休期间,账号卡们难得的再次聚在一起,百花缭乱喜形于色:“等我带个冠军回来!”
  “冠军!”他们大喊。
  秉承着弹药们的惯例,庆祝是要放烟花的。夜幕之下缤纷缭乱起的炫丽烟火,如夏花盛放。
  
  
  30.
  “看到没!我兄弟!百花缭乱!拜把子的那种!!”世邀赛名单正式公布时,浅花迷人拉着一同关注职业联赛的秋木苏,指着屏幕上帅气逼人的弹药专家大喊大叫。
  秋木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学着浅花迷人的样子:“看到没!一叶之秋!我兄弟!连号的那种!沐雨橙风!我妹妹!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屁嘞!连号我都不吐槽什么了,血缘关系你们俩卡哪生出来的啊?”
  “反正就是有!”
  他们激动地大声争论,他们同样的目光灼灼。
  
  
  31.
  后来世邀赛顺利落幕,中国队不负众望捧回了一个份量沉重的奖杯。他们征战世界,他们荣耀而归。
  
  
  32.
  再后来,霸图夺冠,张佳乐宣布退役,百花缭乱交给霸图训练营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
  花繁似锦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弹药专家,和落花狼藉配合默契,不是当年的繁花血景,而是走出了他们自己的风格和步调。
  再睡一夏仍是义斩一柄斩断一切的剑,每场比赛只打一局,但无人可以小看他的存在,重剑狂傲依旧。
  浅花迷人将一切尽收眼底,突然想起某天秋木苏跟他聊天时说的话。
  “就算无缘站在那个赛场上,但我在场外见证了一切。他们身披荣耀,所向披靡的样子,我得替所有人看着。荣耀的路还长着呢。”
  我也得看着呢。浅花迷人想。
  看着他们闪闪发光。
  
  
  32.
  再到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久到荣耀的玩家们只记得百花缭乱而不记得张佳乐的时候,浅花迷人突然感受到一种久违的令人兴奋的感召。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浅花迷人”已上线]——
  
  
  33.
  浅花迷人睁开眼,活动了一下手指,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然后往前走去。
  “好久不见啊。”他想说。
  浅花迷人按照指令来到一个新开的副本入口前,那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什么职业都有。
  对面一个战法看到了他:“哟,终于来了,刚说你怎么那么慢呢,手速退化得连文州都不如了啊?”
  “滚滚滚!”
  那个战法一句话引得一群人热闹起来,垃圾话你来我往,热闹非常。
  “行了行了,都消停会儿啊,先进本,新副本呢可不能给别人抢了首杀。”战法说着率先走进副本。
  浅花迷人停了一会,等到后面的狂剑士走到旁边时一起走了进去。
  
  
  34.
  你看,所有人都没离开。
  
  
            — end—
  
  
  
  
—————————————————
  啊,我终于把这个脑洞写出来了……看起来还是有点乱七八糟的啊。
      附几点瞎扯淡。
  1.这篇脑洞的来由是团表哥的一个条漫,浅花迷人和百花缭乱站在一起保养武器,后来张佳乐上线,百花缭乱走了,留下浅花迷人一个人表情很伤(mo)感(xing)。那时候就觉得很心疼,于是有了这样一个脑洞,但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写。现在写出来了了却我一桩心愿(不是)
  2.秋木苏的设定本来没有,是前段时间lof那个乱码的bug让我产生了关于秋木苏的脑洞,这个设定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呢hhhhhhh
      3.开头的《鬼灯夜话》是荣耀位面的畅销杂志,主编是鬼灯萤火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是这样,感谢看到这里。
  
  以及可以不要脸地求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吗XD
  
  
  
  

帮老师改完试卷后看着手里的红笔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开始乱涂(滚吧摸鱼还那么多理由!)

给炽烈如火的双花

啊下周开始星期天也要上课了,我看看今晚能不能憋出脑洞了很久的浅花迷人视角原著向(大概)……不然以后就没时间了qwq


[林方]背

*段子一样短的小甜饼
*其实就是个段子吧?
*ooc



“诶哟。”方锐就地坐了下来,“我摔倒了,要老林亲亲抱抱才起来。”
林敬言二话不说蹲到方锐面前,在他嘴角啾了一下,伸手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轻声在他耳边问,“现在方锐大大可以起来了吗?”
“不可以。”方锐果断耍赖,“我不想起来了。谁提议的全战队一起到郊区踏青野餐?闲得慌么这不是。”
林敬言放开方锐,看着他的眼睛无奈地笑道:“你之前不是挺赞同的吗?”
“那是之前,谁定的地点那么远还要爬山。”
“不想走了?”林敬言问。
方锐疯狂点头,同时发动真诚之眼。
林敬言想了想转过身去背对方锐,说:“那我背你。”
方锐盯着林敬言不算宽厚的背犹豫了两秒,然后整个人趴了上去。林敬言背着他起身掂了两下,把背上的人背稳了,慢悠悠地往前走。
“老林~老林~我们去哪里呀~”方锐搂着林敬言的脖子,开心地唱道。
“和你一起的话,去哪里都好啊。”
哇又突然撩人。方锐觉得林敬言最近真是不得了了,看来只能撩回去了。
“那老林我们一起去天涯海角。”
“好啊,不过天涯海角有点远,我们可能要走到地老天荒。”
“哇那么远吗?”方锐用夸张的语气说。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这局输了,搂着林敬言的手收得更紧了些。
“你怕远的话,我背你去啊。”林敬言回头去看方锐,恰好对上他那双盈满笑意与爱意的明亮眼眸,“就象现在这样。”
         
                 fin.




谜之后续

林敬言把方锐背到野餐地点后,已经提前到达的呼啸众: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是和战队一起组织野餐吗为什么吃的是狗粮???汪汪汪???


啦啦啦补课结束来摸个邱乔w其实是差不多一个月前的草稿了这次上完了色,上完一看,哇我果然还是个色废qwq上色工具是三年前还是24色现在只能找到15支了的彩铅……以及我也不知道红色彩铅画出来为什么那么粉……而且配色不得不说是有点谜了……orz
这两个人都超——————级好,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表白两个小天使www
啊之前没有上色的时候我有单独发过一帆的
衣服没有认真画很粗糙抱歉,本来想画队服发现不会画然后就乱来了XD
p3是邱非背后那几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植物
手机像素辣鸡

哈哈哈这个tag还在呀?把它从头到尾翻了一遍觉得好可爱呀hhhh

字出自七英俊(七世有幸)填词、朴小信演唱的歌曲《我在宇宙漂流三百万年》,原曲王菲《暗涌》,歌词故事歌手都很棒,如果有人看到的话推荐去听~

很喜欢所以挑了一句最喜欢的歌词写了一下,渣字不要嫌弃呀

哦花是在学校随便捡的,黑色背景是考试用的垫板(突然low了啊喂!

自习课上的摸鱼……用的平常的蓝色水性笔,我流狂乱草稿画风(。
p2是不小心碰到水了沾湿了一块,然后脑子短路地看着颜色晕出来,拿纸巾擦也染脏一块了,然后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倒水糊了整片(咳。
……看起来有点谜……[放弃治疗.jpg]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蓝色水性笔晕出来的会是粉红色……

涂一只一帆。
emmmm本来这个只是整幅图的局部来着,本来它只是发上来做个预告(?)但是刚才我上了个色,我觉得可能就只有这个了(。色废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