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繁芜不是杂草

成分复杂(。
主全职,偶尔会混进一些别的什么吧(大概
杂食但不是什么都吃,只要好吃基本都会接受安利,萌点有时比较清奇。
伞修伞是大本命
原著向友情向最好磕了
对攻受没有执念,偏爱强强接受无差
这里是没有什么质量的乱写乱画,感谢有人喜欢w


繁芜的意思是看着不行但可以开出花(笑)

[林方]背

*段子一样短的小甜饼
*其实就是个段子吧?
*ooc



“诶哟。”方锐就地坐了下来,“我摔倒了,要老林亲亲抱抱才起来。”
林敬言二话不说蹲到方锐面前,在他嘴角啾了一下,伸手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轻声在他耳边问,“现在方锐大大可以起来了吗?”
“不可以。”方锐果断耍赖,“我不想起来了。谁提议的全战队一起到郊区踏青野餐?闲得慌么这不是。”
林敬言放开方锐,看着他的眼睛无奈地笑道:“你之前不是挺赞同的吗?”
“那是之前,谁定的地点那么远还要爬山。”
“不想走了?”林敬言问。
方锐疯狂点头,同时发动真诚之眼。
林敬言想了想转过身去背对方锐,说:“那我背你。”
方锐盯着林敬言不算宽厚的背犹豫了两秒,然后整个人趴了上去。林敬言背着他起身掂了两下,把背上的人背稳了,慢悠悠地往前走。
“老林~老林~我们去哪里呀~”方锐搂着林敬言的脖子,开心地唱道。
“和你一起的话,去哪里都好啊。”
哇又突然撩人。方锐觉得林敬言最近真是不得了了,看来只能撩回去了。
“那老林我们一起去天涯海角。”
“好啊,不过天涯海角有点远,我们可能要走到地老天荒。”
“哇那么远吗?”方锐用夸张的语气说。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这局输了,搂着林敬言的手收得更紧了些。
“你怕远的话,我背你去啊。”林敬言回头去看方锐,恰好对上他那双盈满笑意与爱意的明亮眼眸,“就象现在这样。”
         
                 fin.




谜之后续

林敬言把方锐背到野餐地点后,已经提前到达的呼啸众:我是谁我在哪?我不是和战队一起组织野餐吗为什么吃的是狗粮???汪汪汪???


评论

热度(14)